<object id="emm4q"><table id="emm4q"><button id="emm4q"></button></table></object>
    <source id="emm4q"></source>
  1. <video id="emm4q"></video>

    <small id="emm4q"><tr id="emm4q"><blockquote id="emm4q"></blockquote></tr></small>

    1. <small id="emm4q"></small>

    2. <u id="emm4q"><sub id="emm4q"><dfn id="emm4q"></dfn></sub></u>
      <u id="emm4q"></u>
        我要申請

        平安信保掌舵者的中國沖浪 堅韌“外腦”趙容奭

        2015-01-04

        黑,或是身披盔甲的騎士,或是不媚權貴的判官,無論如何,不妥協,不認輸,純粹而又理性,膽大不失隱忍。這是他偏愛的顏色,也是象征他性格的色彩標簽。他就是這樣,溫和的紳士外表下,血液里流淌著堅韌的基因,緊緊盯住一個目標,鍥而不舍、永不言敗。服務過15個上司,每天18個小時的工作量,在周末偷出來的時間里開小灶學漢語,如此強度的日程表,他卻樂享其中。急流中,接過平安消費金融的大旗,他義無反顧;卻時時刻刻將自己置身于危機感中,分分秒秒做好“不夠優秀就坦然下課”的心理準備。他就是馬明哲請來的韓國籍“外腦”,趙容奭。

        2007年初,各路資本充斥的中國金融市場,到處都充滿了誘人的機會。在前沿陣地上海,一個身材高瘦,有些靦腆的韓國人叩開了中國平安的大門。他是YS CHO(趙容奭),跟隨彼時的韓國花旗小貸團隊遷徙至此,為中國這家年輕的綜合金融集團開拓消費信貸業務。

        彼時的國內個人消費信貸業務尚處蠻荒。趙容奭和他的團隊構思著,能否通過“信用保證險+銀行貸款”的捆綁模式,來發展小額個人消費貸款。習慣了朝南坐的銀行,一開始將他拒之門外,“吃閉門羹不怕,那就先從小銀行開始合作”。

        這一干就是7年。他的執著等來了豐收,曾經不被市場看好的個人消費信貸保證保險業務,已成為中國平安穩定的盈利來源之一。僅此一個保險產品,就可為平安產險貢獻1/12的保費、1/4的利潤。這種短時間內就能見到高利潤率的保險產品,在中國平安內部乃至國內整個保險市場都極鮮見。。

        見到趙容奭,是在他接過平安信保“帥印”將滿一年之際。這是他第一次直面媒體,關于自己的“外腦”生涯,關切消費信貸的中國之路,他有很多故事要講。

        初涉中國 初識平安

        一件泛白的淺藍色襯衣,套著件款式再簡單不過的灰色羊絨衫,趙容奭履新后的第一次采訪,就這樣在他的辦公室開始了。

        趙容奭的成長環境在韓國算是相當優越的,但父親卻告訴彼時年少的他,“如果你將來想成為一個管理者,就必然會遇到一些超出你預期的挫折,有些痛苦是必須由你自己去面對和承受的。

        父親的身體力行,讓趙容奭從小就認識到,堅韌與隱忍是推開成功之門的兩把秘鑰。

        生于韓國、長于韓國,畢業于韓國大學歷史系,之后去美國加州大學伯克萊分校攻讀工商管理學碩士。畢業后,順利進入花旗、匯豐等國際公司,走出象牙塔后的趙容奭為自己規劃了清晰的職業經理人道路。

        2007年,彼時已是匯豐韓國個人財務服務及銷售部高級副行長的他,面臨了一個重要選擇。

        “要不要隨我一起去中國發展,去一家叫‘中國平安’的年輕金控集團。”趙容奭曾經在韓國花旗時的老板這樣對他說。他沒那么多時間盤算成敗,也不知道前路是怎樣一番景象,但他還是迅速做出了決定:去。他隱隱感覺到,這個國家、這個公司會給他帶來不一樣的人生。

        這個決定,是他一生最大的轉折。此后7年,他將這種職業經理人的眼光與真實的亞洲經驗結合起來,搭建起中國平安的新業務版圖。他將堅韌與隱忍發揮得淋漓盡致,并成為他在同事心目中的性格標簽。

        他和他的團隊之所以被重金招來,是因為他們在韓國個人消費信貸業務大獲成功。消費信貸在韓國的普及程度,甚至夸張到你去繳個水費、電費、電話費都要貸款。趙容奭笑著擺擺手,“這不是說,韓國老百姓付不起這個錢,而是他們的消費觀相對成熟與超前。”

        中國平安掌門人馬明哲在全球考察一圈之后,創新性地推出了“個人消費信貸保證保險”,預判到可以通過“保證保險+銀行貸款”的方式,來全面涉足小額個人消費貸款這個市場。但這個險種當時并不被多數中國同行所認可,他們認為不但風險大、保費又低。一句話,基本無利可圖。

        如果人云亦云,那就不是馬明哲了。生于12月的馬明哲,骨子里有著射手座的樂觀大膽、創新不倦。在這點上,白羊座的趙容奭感同身受,“一旦我認定要做的事情,一次、兩次、三次失敗都不算什么,一年、五年哪怕是十年,我都會一直做下去,直到成功。”

        這也是趙容奭深得人心之處。他的規劃能力深得馬明哲賞識,哪怕只是一個停留在紙上的戰略構想、一個不確定的高瞻遠矚,一旦交到趙容奭手中,基本上已經成功了一半。戰略框架,甚至具體到招什么樣的人,定位什么樣的客戶群體,走什么樣的渠道,他都會在戰略計劃中厘清思路、逐一詳述。

        “強者”思維 會坦然面對下課

        像趙容奭這樣的“外腦”人才,中國平安還有不少,他們來自新加坡、南非、澳大利亞等。這家在快速“奔跑”中的企業,一直以來都遵循著“有橋,干嘛非要自己摸著石頭過河”的商道。

        引進海外人才的過程,也是引進海外先進管理機制的過程,這兩者再加上海外投資者,構成了“外腦、外體、外資”。這就是保證中國平安快速發展的著名“三外”法則。

        但從歷史經驗來看,中國企業的“海外空降兵”存活率并不高,文化差異、管理理念的不同甚至是語言障礙,都可能成為這些“空降兵”們的致命傷。

        在來到中國平安之前,沒有人能準確預知,這種沖突與矛盾是否會更強烈。在外界人看來,只要找到了更先進的新東西、找到了更優秀的人才,能夠幫助其進一步縮短與“世界一流企業”這個目標的距離,中國平安便義無反顧地淘汰那些失效的舊思維、舊管理方式,包括無法適應企業發展速度的人。這個公司有典型的“強者”思維。

        趙容奭并沒有出現“排異”反應,相反還非常適應或者說是很認同這種文化。他說,從某種角度上來看,這種以績效為導向的企業文化有其存在的合理性和公平性。

        在他看來,中國平安強大的吸收力得益于嚴格的業績考核制度,以及一種尊重“強者”的文化,不夠優秀就下課,就這么簡單。

        我之前服務過15個老板,每個老板的性格都不一樣。所以我知道,如果你不能把握住機會,并把機會轉化為公司的利潤,那么,下課是遲早的事兒。”不過,趙容奭強調說,同時也要看到公司給予我們的發揮空間,并且尊重我們這些“外腦”的文化和技能,而不是試圖去“同化”。

        其實在溫和紳士的外表下,趙容奭的血液里就流淌著這種“強者”基因,緊緊盯住一個目標,膽大不知退縮。不過,趙容奭的下屬道出了他性格的另一面:心細、包容,善于傾聽,不會強行向你灌輸他的理念,而是耐心向你提問,希望你有所思考、有所提升。

        在記者來之前,聽說趙容奭的團隊剛從韓國考察回來。本想聽他講講考察心得,沒想到他很直接地告訴我,他壓根就沒去。

        “我派了兩個高管去考察,如果我和他們一起去的話,效果肯定不好。”趙容奭說,如果他不去,整個交流學習過程會很輕松也放松,而一旦他去了,又是免不了的招待和寒暄,其他人哪有學習偷師的機會。“況且對方會和我直接說韓語,那同去的中國同事豈不是就被晾在一邊了,這不是考察的初衷。”

        戰略轉型 五年劍指100億

        在中國平安內部,趙容奭所在的平安信保,是一個特殊的機構。它全稱:平安產險信用保證保險事業部,表面上是設于平安產險轄下的一個部門,但在內部管理架構上卻是和平安產險“平起平坐”的一個考核主體。

        和7年前,趙容奭初至時相比,平安信保如今的規模已不能同日而語。根據中國平安2013年年報,平安產險當年保費收入1153.65億元,凈利潤58.56億元,其中保證保險業務當年保費收入96.05億元,賠款支出12.33億元,承保利潤高達12.88億元。

        也就是說,平安信保的保費占比在產險公司中僅8.33%,但利潤貢獻占比卻高達21.99%。這也是平安信保連續第四年實現盈利。

        然而,靚麗的成績單背后,趙容奭卻不得不改革。

        小額消費信貸驚人的發展速度和吸金能力,同樣吸引了來自銀行、保險乃至互聯網巨頭的目光,大家都想分一杯羹。隨著越來越多的主體加入,曾經一枝獨秀的平安信保,勢必將面臨來自市場的競爭壓力。

        趙容奭也認同這一觀點。在今年上半年履新平安信保總經理后,他便火速著手對公司戰略進行重新梳理,以應對未來挑戰。

        一是,通過目標客戶重新分群、優先渠道組合配置以及調整門店運營模式來降低風險;二是,通過優化門店開設、實施價格與貸款金額的二維定價策略、以及提供更豐富的產品線和更強大的市場推廣,來擴大業務規模;三是,通過對存量客戶最大化地二次銷售,引入新技術與業務流程優化和創新以及運營費用優化,來提高管理和運營效率。

        “產品線必須要進一步豐富。”趙容奭深知,在一觸即發的激烈競爭下,平安信保的單一產品和單一渠道,顯然已無法滿足眾多客戶的需求。

        于是,在客戶需求細分的基礎上,平安信保今年以來,在原先“易貸險”的基礎上派生出針對車主、業主、無車無房者等不同客戶群體的產品。以針對車主的“易貸險”產品為例,客戶從申請到撥款最快可一天完成,讓具有車輛資產的客戶可快速取得貸款免等待,未來放款量可達到公司總承保金額的20%以上。

        另外,平安信保也針對平安集團專注的“醫食住行”生態圈,研發針對小微企業的專屬產品。他直言,集團今年收購了淡馬錫旗下的富登擔保有限公司,它是目前國內規模最大的外資擔保公司,收購它,就是為了進入企業經營貸款市場而做的第一道鋪墊。“富登擔保有較健全的風控體系與流水作業,尤其是在企業經營貸款方面積累了豐富的經驗。

        雖然競爭會越來越激烈,但趙容奭認為,中國消費信貸市場的“春天”馬上就要來了。

        “我們的目標是,五年之后,平安信保的年度利潤將達到100億規模。”他在不經意間流露出期待的眼神,他絕不是個隨意夸海口的人。他不是為了震懾同業,而是實實在在地清楚這個市場的空間有多大。

        “目前個人貸款(除房貸)中,來自非銀行機構的占比僅有9%。而在海外成熟市場,這一比例已經達到了50%。”他打開桌上的電腦,熟練地點開桌面上的一個PPT。“我相信,隨著相關法律法規的健全,信貸市場的機會將越來越多。我們注意到,不少保險同業們也蓄勢待發。”

        上海證券報 ⊙記者 黃蕾 實習記者 樊妮燕 ○ 編輯 楓林

        看真人视频